亞太經濟合作組織(APEC)北京峰會於11月11日發表首腦宣言並落下帷幕。宣言表示,此次峰會批准實現涵蓋APEC成員的亞太自由貿易區(FTAAP)構想的路線圖,並強調“爭取儘早”實現這一構想。國家主席習近平稱此為“載入史冊的決定”,並稱將把亞太區域經濟一體化提升到新的更高水平。
  從全球層面來看,國際經濟多邊體制即W TO,一直停留在多哈談判的框架下。進入新世紀,區域經濟一體化集團受到重視,區域貿易協定(R TA)或多雙邊自由貿易協定(FTA)不斷涌現,每個發達經濟體都處於數個R TAs、FTAs之中,這種體制逐漸成為經濟體國際合作中的主流。
  就亞太地區來看,區域生產一體化已十分成熟,但由於區域內各經濟體的經濟發展水平等的差異化,一直以各國間或數國間的FTA為主。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過後,亞太地區如雨後春筍般發展出各種雙邊貿易協定或自由貿易協定,其中,東亞的經濟合作亦加速推進,“10+3”即“東盟+中日韓”的合作框架很快啟動併進入了制度化建設。而中國也在2000年開始搭建R TAs、FTAs的網絡,2007年更將自由貿易區戰略上升為國家戰略。2008年的金融危機後,深化區域合作功能與加速區域經濟一體化顯得更加迫切。
  就區域經濟而言,各國線狀的碎片化R TAs、FTAs網絡中不同的優惠待遇與規則交錯重疊,即形成“意大利麵條碗”效應,一個更加平面化的經濟合作機制亟待建立。而就中國本身而言,亞太區域的貿易非對稱性非常強,出於自身經濟實力的上升、對話語權的尋求與亞太戰略等方面因素的疊加考慮,而本身簽訂的FTA尤其是與發達國家之間的相對少,同時又可化解未被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(TPP)納入談判所帶來的被動,因此,主導FTAAP的意願與動力非常強。
  然而,在亞太地區,有兩個非常強力、正在發展中的多邊FTA。一個是美國主導的高級自由貿易協定TPP,至今有包括美、日、韓、澳大利亞、新西蘭等12國加入談判;另一個則為東盟主導的“10+6”即“10+3”經濟體與印度、澳大利亞、新西蘭之間的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(R CEP)。
  對於TPP、R CEP與FTAAP之間的關係,基本推斷會存在前二者其中之一擴容成FTAAP、FTAAP將二者整合為一個整體或三者並存的狀況。由於背後的各種利益關係與規則交錯,擴容存在非常多的不確定因素,而TPP的高標準和RCEP的較低程度貿易投資一體化又難以成為一個整體,所以如果FTAAP正式啟動,最有可能的結果是三者並存,形成多框架並存與競爭性合作的狀態。而在並存狀態下,FTAAP是在TPP與R CEP之間形成一個中層次的聯合作用,還是會形成妥協性協議則更難有定數。
  當然,三者之間,最受矚目的還是FTAAP與TPP之間的關係。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,亞太地區已成為經濟最活躍的區域,新興市場的動力不可小覷。美國的亞太策略亦因而有所調整,對於TPP的主導亦有此因素,而TPP談判已經有了實質性進展,在本次APEC峰會間12國亦有就TPP進行商討,美國貿易代表更有指最快在未來數周即可正式運行。在經濟效益方面,論文顯示TPP或FTAAP對於美國而言成效差別不大,但無論是出於現實進程或是主導角度考慮美國都會繼續力推TPP,而TPP與FTAPP成為某程度上的競爭關係不可避免。對於其他區域中所涉的經濟體,尤其是舉足輕重的日本與韓國,出於區域經濟的發展、本國特定產業發展或地緣安全考慮,都有可能作出不同選擇。
  FTAPP將以何種形式存在有待博弈,與TPP之間的關係為關鍵所在。當然,目前只是確定了FTAPP的內涵、實現路徑和時間表,一切發展都只能在談判正式啟動後方有可能看到。  (原標題:[社論]APEC閉幕,亞太自由貿易區前景可期)
創作者介紹

wburanirvfb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