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青海省格爾木市到唐古拉山鎮綿延500公里的高原冰雪帶上,人煙稀少、交通不便,生活條件極其艱苦。人們經常要去幾百公裡外的格爾木去買生活用品。
  2009年7月,為解決該地區物流及郵件送遞困難,青海省郵政部門開通了格爾木至唐古拉的山鎮郵路——格唐郵路,沿線設立22個郵件交接點,每周一班,往返兩天,單程約470公里,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。這條世界上距離最長、海拔最高的鄉鎮郵路,被人們稱為“鴻雁天路”。
  自這條高原郵路開通以來,剛20歲出頭的葛軍就來到這裡,成為“鴻雁天路”上的一名信使,從此風雨無阻,一干就是5年。
  在青藏鐵路三岔河特大橋附近的武警某部駐地,有一條在陡峭山崖上開鑿的高達百米的階梯,被稱為“天梯”。每次從格爾木出發,葛軍都要將郵件連同幫戰士們捎帶的物品扛在肩上,爬上“天梯”送到位於山頂的警營。一次,葛軍背著碩大的背包,往警營送郵件和捎帶的物品,爬到一半時,突然感到一陣眩暈,他下意識地低頭下蹲。此時,一陣大風吹過,差點把他掀到幾十米的山崖下。由於嚴重缺氧,加之遇險的驚恐,爬上天梯頂部,葛軍便癱倒在地,但郵件全部安全送達官兵手中。
  達娃一家在可可西裡邊緣以放牧為生,郵路開通後,葛軍和達娃成了好朋友,常幫他在格爾木市購買生活用品,替他咨詢關於牧區經濟發展的政策。2010年冬日大雪後的一天,從格爾木長途跋涉的葛軍天黑才趕到可可西里。在路邊,葛軍隱約看見有人在攔車,到近處才發現是達娃和一個婦女。停下車子,得知達娃的蒙古族鄰居扎婭一歲的孩子突患重病,持續高燒,家人在寒風中站了近兩個小時,也沒攔到車,孩子已陷入昏迷。
  葛軍隨即讓母女上車,緊急返回格爾木救治。肆虐的大雪覆蓋了來時的道路,高原上一切都變得模糊難辨,為行車安全,葛軍不得不一次次停下車,在沒膝的雪地里艱難探路。凌晨3點,郵車終於趕到市區,孩子得以及時救治,脫離了危險。在這場和生命的賽跑中,葛軍20多個小時沒合眼,第二天一大早,他又匆匆出發,把郵件送達目的地。
  5年來,葛軍給高原深處的人們帶來了很多便利,得到了各族群眾的信賴和贊譽。今年,他還被授予“中國青年五四獎章”。而在家裡,他卻是一個不算稱職的丈夫和父親。
  葛軍的妻子胡鳳青是儲蓄所營業員,從女兒一齣生,葛軍就開始跑這條郵路。怕女兒生病,更擔憂葛軍途中的安全,這些年胡鳳青是“揪著心過來的”。
  2010年一個冬夜,葛軍出班在外,1歲多的女兒突然發起高燒,胡鳳青只好將女兒用毛毯裹住,孤身抱著女兒尋醫。然而,附近診所大門緊閉,離家較遠的醫院她又不敢去,只好返回家裡,用涼毛巾一遍遍給女兒降溫,一直熬到黎明。這件事胡鳳青一直瞞著葛軍,直到接受記者採訪時,才說了出來,葛軍聽後,眼裡噙滿了愧疚的淚水。
  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這本書,葛軍看了很多遍。他時常勉勵自己:人的一生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,也不因碌碌無為而羞愧。作為一個“郵三代”,葛軍至今還清楚記得上班第一天,父親拍著他的肩膀說:“你要做好接班人,扛住身上的重擔啊!”
  在這條離天很近的郵路上,天路信使葛軍一路走來,無怨無悔。最讓他滿足的是當地百姓對他的期盼和收到郵件時的喜悅,這也成了葛軍決心繼續幹下去的理由。  (原標題:天路信使情灑雪域高原)
創作者介紹

wburanirvfbf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